娱乐平台开户送体验金,娱乐平台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亲情感悟社会感悟家庭教育生活感悟友情感悟
返回首页

老公的陪产经历 告诉你家属是怎么想的

来源: www.yIqig.com 时间:2017-09-08 编辑: 人生感悟
老公的陪产经历 告诉你家属是怎么想的

宝宝过了预产期一周还没有动静,可以想象我和老婆以及家人是多么的焦急。由于老婆刚过了三十岁,父亲事后跟我说,这也算高龄产妇了,真的怕大人小孩出点岔子,他和母亲整宿整宿得睡不着觉。而我那和蔼可亲的丈母娘,也在事后说,原来还想让你们要个二胎,以后这事我也不提了,我还想要我的女子。

可以想见,这次生产是多么的不容易。

原来生产真的不象电视里表演的那么简单:肚子突然疼得厉害,你就可以送到手术台,一大堆的医生围着你,当手术室外等亮起来的时候,大人和小孩都出现了,而亲爱的医生也摘下了口罩,握着你的手高兴地对你说:恭喜你当爹了。

事实上,需要过很多关卡,最起码要有规律的宫缩,并且强度要够,只有到了5分钟的规律宫缩才符合生产的基本条件,而后要求宫口要开,然后开到两指才具备进产房的条件,当宫口开到十指,才会有助产士进行助产,进入真正意义的生产过程。当然,也有捷径,那就是有的产妇羊水破了,会立即被送去产房进行生产。不幸的是,我的老婆在入院前连规律的宫缩都没有,看来宝宝是十分的淡定。我们住院以后,临床的产妇正好是走了那条捷径的人,羊水破了,推进产房两个小时,孩子就降生了,令我和老婆羡慕不已。但是我们还是期冀我们的生产会十分的顺利。

老婆在入院的第二天,也就是过了预产期第八天,被医生要求进行催产药物测试,其实是挂水。由于我们没有经验,以为很快就完成,老婆连顿像样的饭都没吃上,从早晨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完成,中间百无聊赖的我给老婆送去了酸奶和面包,一直企盼老婆早早出来。

老婆做完催产测试以后,整个人就变了,之前虽然是大肚子,但是一直走路健步如飞,而这一次,药物作用下,老婆的宫缩表现的极为强烈,剧烈的疼痛使她既睡不着觉,也吃不下饭,下地走路,每隔几分钟,由于宫缩的缘故,她都要抓住我的手,流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,等待疼痛感的消失。于是,整个人精神瞬间萎靡下来,但是她的心情却极好,因为催产药对她很有用,宫口开了一指,生产有了希望。不过离生产还有断距离,因为虽然疼痛比较剧烈,但是疼痛的强度不足,时间亦不规律。

一晚上,老婆在巨大的煎熬中度过,而我陪着她计算每一次宫缩来临的时间。夜至凌晨三点,老婆有气无力的对我说,拉我出去走走,这样可以加快宫缩的速度。我掺着老婆在医院的走廊漫步。这是一家在当地十分著名的妇幼医院,很多产妇连病房都没有,只能在走廊加床待产。那些产妇一定看到了一对夫妻来回轻轻地经过他们,并且突然就站住了,一定看到了那个女人扶在了老公的肩上剧烈的颤抖。因为我已经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:你看她是有多疼,怎么还不生。

这次漫步果然有些效果,老婆走动的时候,宫缩可以规律到五分钟一次,然而躺倒床上又变成十分钟一次。及至第二天,责任医生查房,看了看宫口说,已经开到两指,可惜宫缩还不规律,强度欠缺,还是要注意观察,并提议老婆多走动走动。此时的老婆,已经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,说话有气无力。老婆突然对我说:“老公,我要打无痛!”

这是我们之前的约定,生产的时候,如果老婆受不了的时候,就要求打无痛针,减轻分娩的痛苦,到时候我需要签字同意。我坚定地说一定要打。然而对于无痛的风险却知之甚少。只是恨不得老婆立即被推进产房,生下孩子,结束这一切苦痛。

责任医生走后,老婆怀着巨大的疼痛,要我陪她在医院的走廊继续漫步。天可怜见,老婆终于再次出现有规律的宫缩长达一个多小时,完全符合医生嘱咐的生产标准,于是我一个箭步冲到了护士面前告知这个消息。护士也不敢怠慢,再次检查了老婆的宫口,并见到老婆深处剧烈的痛苦之中。提议老婆可以随她一起走路去产房,这样可以加快生产,就带着我们去了产房的路上。

及至送老婆进了产房的绿色大门,我赶紧给双方父母去了电话。双方老人急急地往医院赶。而就在双方父母在路上的时候,老婆来了电话,说是产房说他的宫缩不规律,又被退了回来。我欣喜的心情为之一紧,赶紧去接老婆又回到了住院部。老婆有气无力地诉说一躺倒产房的床上,宫缩时间既然不规律,产房由于太忙,根本没心情顾及她的痛苦,直接就退回了。

双方父母赶到,听到了这个情况,也不敢说什么。母亲和丈母娘去看了老婆的样子,走出来,心里十分地难过和焦急。老婆已经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她虚弱得问我,到底怎样才能收,我也焦急的问护士,到底怎样才行。中午为老婆打了饭,她说没有胃口,被我哄着喂了几口,并吃了一个鸡蛋。老婆虚弱得说,为什么别人就那么顺利呢。我无语,只是内心祈祷母婴平安。十月怀胎,总是害怕不足月,宝宝早产出来,而到了足月,又被迟迟不出来,真是折磨得无可奈何了。

过了中午,老婆的宫缩终于到了3分钟左右一次,我迅速地喊来护士,护士说,可以了,并嘱咐老婆再次坚持走路去产房,并暗中刺激乳头,保持这个宫缩频率。于是我们一家子拥着虚弱不堪的老婆再次将老婆送入了产房。产房绿色大门关上的刹那,我默默祈祷不要被退出来。

经过漫长的等待,老婆才打电话进来说,已经进入待产室了。老婆问我还打无痛针么,我激动地说:“打,打,只要你们平安。”老婆嘱咐我,等着签协议。

我欢呼一声,家人的心情也雨见天晴。由于过于激动,所以在产房外等待的人都看向我。“今天就能生下来了。”我对父母说。

而后进入了更加漫长的等待,从下午一直等到傍晚,也没有见到签协议的人,倒是其他产妇的家属已经签了无痛协议。我实在等不下去,给老婆打了电话,老婆只是说,还没排上她,但是好消息是,宫口开到了四指,这就意味着随时可以进入生产阶段了。父母的心情再次为之一振。

及至后来,老婆再次打来电话,说我们不用等了,医生说宫口又回到了两指,生产怕是遥遥无期了。可以想见,我和家人的心情几何。老婆嘱咐我将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打发走。我建议他们都到我家里去住,因为离医院近。父亲大人有高血压,听说今日了无希望,也就接受了提议,而丈母娘关心女儿,誓要等待女儿出来。我不停安慰丈母娘的心情,并去网上查询为什么宫口还会缩回去,得到答案却是宫口开了是缩不回去的。老婆这一波三则,也是令人大跌眼镜了。

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不同的助产士检查,产生了不同的结果。最后一个助产士坚持老婆没有达到生产条件,直到拖到助产士交班,换了助产士之后,事情才有了转机,新的助产士已经说符合生产条件了,但是宫缩不规律,为了加快生产节奏,助产士将老婆的羊水人工捅破了。而这时候,我才接到老婆电话,让我再去买几瓶红牛,说快要去生产区了。我嘱咐好丈母娘,箭一般的去超市买了几罐红牛,并买了其他吃食。丈母娘又给了我几个它带来的肉松饼。

我按响了产房的门铃,语音示意将食物带给老婆,里面征得老婆的意见让我等待,等待生产时分再带进去。继而时间再次停滞了。我和丈母娘连上厕所都怕错过了什么。终于再次迎来老婆的电话,说是可以签无痛协议了,后来才弄明白,无痛针是一种麻醉药物,存在一定风险,不能同时给很多产妇用,产妇在注射完成后会进入睡眠,积攒力量,待到睡醒才能进行生产。这一次麻醉师来得很快,他叫了我,首先说了风险,虽然知道风险很小,但是听到导致瘫痪的风险,还是会掉了一脑门子汗。事不由人,老婆已经痛得不行,必须要签字了。

再次个把小时过去了。事实上,在这等待的过程中,助产士判定老婆的生产条件进入了最佳状态,当看到我的无痛协议书时,跟老婆协商,如果不打针,她保证一小时能生下来,打了无痛,要睡上三个小时才能生。我敬爱的老婆,选择了前者,放弃了打针。于是老婆被助产士领入了生产区,插上了检测宝宝台新的仪器,进入了产程。然而事情依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,老婆的宫缩不够强烈,宝宝的头迟迟看不见。

此时,焦急等待的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,只是在上个麻醉师再次探出头来的时候,跑了过去,麻醉师见到我问了一句我是否是XX的家属,然后告诉我无痛针没有用上,老婆很顺利地进入了产房。这一消息兴奋地我赶紧告诉了丈母娘,她也高兴地手舞足蹈,说我就知道没事。只是依然觉得时间漫长,然而心中多了无限欣慰,知道小生命就要到来了,而老婆的顺产也变得十分有希望。我望向产房的绿色大门,突然为这个颜色的寓意所打动。默默地念叨:宝宝,你出来的第一个大门就是这产房的大门,它代表着生命力,它代表着希望。

千呼万唤,绿色大门再次开启的时候,终于有人喊我进去,要我陪产。这时跟老婆约定好的,一起见证宝宝出生的那一刻。虽然老婆给我讲过,我的任务就是帮她递个纸巾,喝个水,可是进入绿色大门的时候,我的脑袋出现了空白。我按照医生的指示,套上了无菌服,看到了插满仪器和吊针的老婆在产床上哀号着,有一名助产士吆喝着老婆,貌似要注意呼吸的节奏。远远地听到胎心的仪器发出聒噪的声音。

“用力,XXX。”一位漂亮的女助产士大省的吆喝着,老婆叉着腿,铆足了劲呻吟着再用力,而胎心仪器出现了短暂的安静。

助产士看到了我这个XXX的家属,指着老婆的两腿之间让我看。那是一片血肉模糊的狼藉,而依稀见到血块从中有白色豆腐脑一样的头皮顶着几根系数毛发。而老婆的下体在不停的流血。哪里还有愉悦的心情。

“看到没,那就是头。”

管中窥豹的感觉。“裘千仞?”我心里冒出的真实想法,吓了自己一跳。难道这个孩子像神雕侠侣里的裘千仞一样,只有几从毛发?而助产士说完这几句话,跟老婆交待用劲儿,人就消失了。留下了无助的我。而看到血迹斑斑的产床,那个靠想象的生命,以及声嘶力竭的老婆,心情为之颤抖。

我整理了一下思绪,心里暗想自己不能慌,否则老婆更加无助。先是跑到老婆床前,抓起老婆的手,轻轻地说,注意呼吸的节奏,随着宫缩用力。

老婆貌似终于看到了我,要求喝水,我赶紧将插上吸管的水给老婆送到嘴边。显然,老婆的生产刚进入初始阶段,婴儿还没有到出生的时刻,所以助产士走开了。老婆宫缩来临的时候,老婆就开始用力,我就喊,头出来多些,再用力。事实上,这多了一些,只是多看到了一圈而已。但是为了不让老婆丧失信心,只能这么说。

漂亮的助产士再次出现了,远远地坐在了一个凳子上,说是累极了。可以想象,一天处理几场接生,人是容易疲惫的。她远远地喊我的老婆:“我不是告诉你要两腿分开,用手抱紧,用力使劲吗,你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吗,你要知道他现在再生不出来,很危险。”

我的老婆便呻吟着使劲,边道歉:“对不起,我知道。”

我在这次谈话中终于获得了可用的信息,纠正老婆的动作,让她注意调整呼吸,显然老婆情绪好多了,也受到了鼓励一般,看到下体冲击的能量大了许多,宝宝的头部出来多了少许。助产士仿佛看到希望一般,终于说出了鼓励的话,说很好,加油努力。

看到助产士心情大好,我趁机问助产士,我应该如何做,她告诉我,多给老婆吃和喝就可以了。吃了喝了才有力气。我给老婆吃了丈母娘给的肉松饼,给老婆灌了红牛。帮助老婆抱紧双腿。

显然时间过于漫长,老婆进入了疲累期,加上近来没有睡好,又没有吃饭,力气上存在很大问题。虽然我在加油,助产士鼓励,进展却没有丝毫变大。助产士有些不耐烦了,又走了出去,碰到另一个助产士,让进去帮忙。

换了新的助产士,虽然比那位漂亮的助产士温柔多了,依然话锋严厉。“你这样可不行,胎儿多呆一分钟,多一分危险。你倒是把腿抱紧点儿。”

我殷勤地帮助老婆插汗,随着宫缩的节奏大喊加油,辅助吃喝,内心的恐惧感却无时不在。生怕母婴两人出现意外。老婆每一次用劲看到了头,每一次放松,头又缩回去了,难道对宝宝没有影响么。而这时候,漂亮的助产士和另一位助产士盯着宝宝的头,不定时按压,将手塞入老婆的下体寻找头位,这才明白,生孩子是一件既伟大又既没尊严的事情。宝宝的头就像一个黑色臭袜子被按来按去真的没问题么(yiQIg.CoM)。

“如果生不出来怎么办,要不要抛腹?”

“如果宝宝憋在里面怎么办,一定要保大人。但是十月怀胎,最后时刻放弃了,多可惜?”

内心恐惧感如潮蔓延,侵蚀我的身体开始颤抖,然而我必须要故作镇定,面带微笑,让自己更加殷勤起来。

助产士大声呵斥老婆:“让你用力,你怎么不用力,告诉你抱紧腿,你做到了吗?你是个好母亲么?你宝宝快没心跳了。”

我可怜的老婆,一边用劲,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喊对不起,我扶着老婆的身体,一起喊加油,提醒她注意呼吸换气。本来有进展,却被老婆几次节奏乱了,又前功尽弃。

比如宫缩痛苦的时候,本来应该下体用力,她却把手抓紧了我,腿由于没有夹紧,几次踢在了助产士的身上。显然助产士的情绪变得极其焦躁了。不停地“喝骂”、“威胁”老婆。

两个助产士走到了门口,显然被老婆折腾得也没了力气,看看腕表说,时间快到了。我的心为之一紧。

“不行,只能上产钳了。”这句话,我和老婆都听了见。老婆听了,仿佛有了勇气,拼劲力气,大声呼号着,式样了力气。两位助产士又跑了进来,说是这次不错,并温柔地对老婆说,“要我们帮你生产,也要你能让我们拽到宝宝的头。现在宝宝已经很危险了,胎心都乱了。”

我抑制内心的恐慌,鼓励老婆说,你能行的。老婆又开始使劲,两位助产士说,很好。

这时,又来了两位助产士,其中一位胖的助产士探了一下老婆的下体,说是宫缩力度不够,需要辅助,当老婆再次宫缩来临的时候,胖助产士拼命压住老婆大大地肚子,两个人板住老婆的腿,一个人尝试探进下体,反复了几次,四个人累得有些焦躁了。

中间老婆又被骂了,漂亮的助产士说:“让你生孩子不用力,踹我倒很使劲。”我和老婆不停地道歉。

“上产钳吧,不能等了。”胖护士也提议了。

老婆再次发挥了神勇,听到产钳仿佛是巨大的威胁,铆足了浑身的力气冲击下体。

“哈,有希望了,继续。”所有的人变得殷勤起来。然而这次没有成功。

“可以了,准备。能掏出来。”胖护士发号施令,四个人七手八脚拿出工具,对老婆进行了侧切。在老婆在一次用力的时候,终于拽住了胎儿的头。

奇迹出现了,一个巨大的脑袋瞬间呈现在了我的眼前。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气球,紧接着看到了扭曲的双肩卡在两腿之间,皱巴在那里。有经验的助产士调整一下位置,突然一个鲜活的小生命“哗”的流了出来,牵出了一个肠子(脐带),四名助产士麻利的剪断脐带,一名助产士开始将水管浇灌婴儿。而我仿佛如坠雾中,看着一个小小的孩童就这么跳到了眼前,他张大了嘴巴,扑腾着小小的四肢,停顿了10秒发出了响亮的哭声。而我原本以为需要拍一巴掌她才会哭得。

婴儿被赤裸地报抱到处理台上,任其挣扎,我赶紧给老婆插汗,四个助产士开始缝合伤口,并命令我离开房间。我走出了房间,大呼了一口气,感觉心情明亮起来,无菌帽下全是汗水。再次通知进入房间,看到只剩下漂亮的助产士在房间里,她整个人也变得轻松和温柔起来了,显然心情大好。嘱咐我给老婆的腰部和下体垫上干净的纸巾。这才发现产床血流成河。老婆支起双腿,脸色煞白,双腿颤抖。

我将老婆的腰部和下体垫上了干净的纸巾,找来了床单盖住老婆的身体,希望他能够暖合起来。又去打来了热水,给她喂了一些。这中间,我看着那个生出来的小家伙,由于担心老婆,并没有走进,她在那里挣扎着,扑腾着,小声地嚎哭着。

我看着老婆的精神好多了,显然生完,不再那么疼痛,只是双腿依然颤抖,而且因为失血过多,面色煞白。她温馨的看着我,问我是男是女,我高兴地跟她说,是个女儿。是的,我们一直希望要个女儿,她紧紧地拉住我的手说,我们的愿望实现了。我们真的要喜极而泣了。

“XX家属,记住你家孩子20:54出生,3420g。”助产士将宝宝包裹好,放到了老婆身边。她示意让宝宝吮吸妈妈的乳房。我突然想起文章说,婴儿生下来就懂得如何吮吸,生下来就让他吮吸,加强她的吮吸记忆,有利于哺乳。奇迹果然出现了,虽然老婆还没奶,小家伙只要碰到乳头,就大力的吮吸起来了。

我收拾着房间的残局,不停地感谢来到房间的助产士,是他们让我们的母女平安。

老婆说听到“产钳”两个字她就疯了,不想让宝宝挨这一下子。

我激动地含着泪水。先给门外的丈母娘报了平安,又给父母和其他家人都报了平安,大家都很高兴。

与宝宝温存了两个小时,护士将老婆放到了移动床上,然后将宝宝叶固定在移动床上,让我推出产房。

渐渐地进了绿色的产房大门,我的心情洋溢着无限幸福,看着老婆安逸的脸,还有裹在宝贝里睡得安详的宝宝,推着移动床的双手感觉充满了力量。

突然想起一句改自凯撒大帝的话:“给我一个女人,我可以创造一个世界。”